1. <em id="s7b4z"></em>
    2. <th id="s7b4z"></th>
        <th id="s7b4z"><pre id="s7b4z"><tt id="s7b4z"></tt></pre></th>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9.0暗影國度劇情前瞻 《暗影崛起》小說翻譯第一章

        9.0暗影國度劇情前瞻 《暗影崛起》小說翻譯第一章

        魔獸世界 NGA : 古伊爾·毀滅之錘 ? 2020-07-14 11:04:36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古伊爾·毀滅之錘;原文地址:【點我查看】轉載請注明出處!

          令他驚訝的是,奧格瑞瑪的干熱和無盡噪音讓他感覺回到了家?;蛟S這就像回到了一個任性、奇怪的家庭,一個薩爾并不是必須選擇,但他會尊敬的家庭。薩爾,杜隆坦之子,曾經的大酋長,本以為自己家會在部落城市熟悉的氣息和混亂中退縮,但他出奇輕松地回歸到了這種節奏當中。

          某種程度上,這種熟悉感令他恐懼。當然,事情已經發生了變化,部落本身也發生了變化,而這是必須的。不會再有一個單獨的大酋長來統治所有人了。相反,就像一個奇怪的家庭,部落經歷了成長,苦難,擴張,退縮。到最后,他想,他們終于開始站穩腳跟,不再是不同的國家聯合在一個單獨的聲音之下,而是如同強有力聲音的合唱一樣合而為一。

          狼群隨著數量增長,會變得更加強大。在格羅瑪什堡壘的部落議會中,他看到了身邊有許多優秀的狼。

          不要為此而畏懼,他想,看著周圍聚集的人。你不是誰的領導者,你和在座的都是平等的。

          他的自尊心并沒有因為這樣的想法而生氣;事實上,他對此表示歡迎。

          薩爾將雙手放在膝蓋上,身體前傾,看著兩名年輕的牛頭人勇士在圓形大廳的中央講述他們的故事。他們曾在北貧瘠之地的一處峭壁發現了兩名黑暗游俠,在向該地區的高級巡邏隊示警后,這些游俠被跟蹤并抓獲。間諜們吞食了一些邪惡的混合物,還沒來得及審問就死了,但至少,他們無法再作為黑暗女王在杜隆塔爾的眼線了。

          房間中響起了一陣掌聲,兩位勇士挺起毛茸茸的胸膛直直站著,握緊了手中的長矛。薩爾忍不住去想他們將會活多久,哪個遙遠、冰冷而黑暗的地方將會是他們的歸宿,在投入到戰爭這架機器時會留下什么樣的家庭。

          不,他們阻止了這一切。這就是部落議會建立的目的,避免一個人的血腥的想法,而是采用更加溫和的政策。盡管許多人提到停戰就退縮,薩爾卻認為這是部落急需的喘息之機。

          “干得好!”洛瑟瑪·塞隆朝著兩位勇士喊道。血精靈的領袖長著長長的白發,左邊盲眼上帶著傷疤,胡子精心修理過,舉起了他的酒杯?!坝赂业男袨?!向這些部落的優秀士兵敬酒!Lok-tar!”

          “Lok-tar!”

          薩爾舉起了他自己的杯子,但他的目光落在了身著深紅衣服的血精靈領袖旁的空座位上。其他人的眼睛和洛瑟瑪那只好眼睛已經在整個下午的時間里掃過那里很多次了。這看起來是那么的諷刺——他們聚集在這里,組建議會以回應希爾瓦娜斯·風行者的爭議性領導和自我流放,卻沒有人坐在她的位置上,為被遺忘者代言。

          哪怕是贊達拉的新女王塔蘭吉,都從她那遙遠的國度前來,加入議會的討論。在議會的環形座位里,她幾乎就正對著薩爾坐著。到目前為止,她幾乎沒說過什么話,他知道,這并不是這位氣勢逼人的年輕女王的特點。

          在她旁邊靠近入口的地方,坐著銹水財閥的新任貿易親王。盡管加茲魯維個子很小,但他在這一天的報告、討論和分歧中已經展現了遠超他體型的形象。

          地精剛剛給自己倒了更多的酒,兩個身影穿過了拱門,嚇到了牛頭人勇士和加茲魯維,后者把半杯酒都灑在了襯衫上。他一邊抱怨咒罵,一邊憤怒地擦拭著污漬,一束棕發來回擺動著。

          議會那引人注目的失蹤成員終于出現了。一個瘦小的藍眼睛亡靈女性上氣不接下氣地跑進要塞,目光四下掃視,她的姿勢表明她對遲到沒有絲毫歉意。在她身后,站著一個蒼白如幽靈,卻更加鎮定的亡靈女性。兩人完全不同,一個被痛苦折磨得皮包骨頭,另一個則光潔無暇,從內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被遺忘者的臨時領袖莉莉安·沃斯,還有佳莉婭·米奈希爾抵達了,吸引了要塞里所有活人的注意力,讓兩個正在報告的勇士在突如其來的寂靜中尷尬地動了動。佳莉婭似乎在注意著莉莉安的每一個動作,仿佛她會在之后接受考驗一樣。最終,貝恩·血蹄示意他們退下,兩個牛頭人勇士緩步走向他,跪坐在了他們大族長身后的地上。

          沒有人說話,似乎也沒有人知道該說什么,尤其是新來的人。莉莉安·沃斯整理了下肩上的舊背包,她的靴子、護脛和斗篷上都濺上了新鮮的泥印。

          在薩爾右手邊,白發白色紋身的首席奧術師塔莉薩用拳頭掩口,輕咳一聲。

          我不是他們的領袖。沉默令人痛苦地繼續著。薩爾站了起來,向新來者張開雙臂,露出一個溫暖的微笑。

          “你的離開我們深有體會,”薩爾大聲說道?!皼]有被遺忘者,部落就不是部落?!?/p>

          莉莉安點了點頭,用力咬了下嘴唇,力度之大讓薩爾擔心她會因此咬破皮膚。她的同伴,身穿牧師裝束散發著光芒的佳莉婭·米奈希爾走上前來,銀色的頭轉向了他?!叭绱擞H切的話語?!?/p>

          “請加入我們?!彼_爾回到了座位上,指了指為她們參會而準備的高背椅子。

          “你會找到奧格瑞瑪最好的食物,還有葡萄酒和蜂蜜酒……呃……我的意思是,我們聽你的安排,”狐人基羅說道,在糾正錯誤后揮了揮爪。畢竟,他們是部落的新成員。他輕聲說道:“請坐?!?/p>

          失態打破了緊張的氣氛,加茲魯維因這個茶褐色狐人的錯誤而輕笑起來。亡靈并不需要食物或者飲品,薩爾很高興新的被遺忘者領導層并沒有因此而生氣。相反,她們受到了坐在空座位兩邊,身著羽飾、身材高大的貝恩·血蹄和洛瑟瑪的歡迎。

          “請問是什么耽誤了你?”女士們落座后,洛瑟瑪詢問道。

          “我們的人民不能一直待在奧格瑞瑪,”莉莉安終于開口說話了。在坐下來并放下背包后,她看起來輕松了不少。她藍色的眼睛在直起背脫下皮斗篷時閃閃發亮?!斑@里太熱了,我們更喜歡陰暗和潮濕的地方?;蛟S終有一天洛丹倫廢墟會被收復,我們在那里的家園得以恢復。由于停戰協議,局勢緩和了一些,但并不意味著聯盟船只樂意在大海上看到我們的旗幟?!?/p>

          在她們對面,貿易親王旁邊的暗矛巨魔洛坎正在磨刀,嘶叫著跳了起來。他的獠牙像匕首一樣閃閃發光?!八麄兘o你制造麻煩了?”

          “我們繞了很長一段路,”莉莉安用刺耳的聲音說著?!奥贸逃盅娱L了幾天?!?/p>

          “在這種緊張時期最好要小心,”佳莉婭輕聲補充道?!耙悦馕覀円鹜饨皇录??!比缓笏v地聳了聳肩,脫掉被太陽曬得褪色的藍色披肩,整整齊齊地疊好?!拔铱隙ㄈ绻覀儽粩r截,德雷克·普羅德摩爾可以干預我們的……”

          “普羅德摩爾幫不上什么忙?!?/p>

          就在薩爾感覺房間里的緊張氣氛消散時,年輕的贊達拉女王站了起來,氣氛再次變得冰冷而僵持。塔蘭吉的手在空中揮舞,大量的金飾隨著動作輕輕搖晃起來,她高大且飾滿珠寶的頭飾投下了一個若隱若現的影子,橫跨要塞,在火光中搖曳著。

          皮革的吱吱響和鐵器的叮當聲隨著竊竊低語和移動響了起來。在他身后,薩爾聽到了侍從澤坎長長地呼了一口氣。

          “部落無法阻止對贊達拉的攻擊,對這個失敗我坦然接受,相信在我們恢復后,可以向聯盟,向普羅德摩爾開戰,”塔蘭吉繼續說著,她的聲音因激動而顫抖?!芭c聯盟的和平意味著與普羅德摩爾,與吉安娜的和平。相信我的人民會得以復仇真是愚蠢?!?/p>

          薩爾壓了壓鼻梁。一切都進展得如此順利,或許他早該料到這樣的情況。這些聚集在一起的領袖們是如此的不同,對成為部落的一員有著不同的看法,毫無疑問他們對未來的看法也有所不同。房間里不安的聲音越發嘈雜。

          在他能安撫這位新女王前,莉莉安迅速作出了回應?!暗吕卓爽F在是我們的一員了,你必須接受這一點?!?/p>

          塔蘭吉咆哮著,威脅地向前一步靠近了被遺忘者的領袖?!拔也恍枰邮苁裁礀|西。你們需要我,我以為我們需要部落;現在我明白了,你們并不會為祖達薩被圍攻一事尋求正義?!?/p>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