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s7b4z"></em>
    2. <th id="s7b4z"></th>
        <th id="s7b4z"><pre id="s7b4z"><tt id="s7b4z"></tt></pre></th>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9.0團本納斯利亞堡劇情介紹 斬石魔英雄首度立功

        9.0團本納斯利亞堡劇情介紹 斬石魔英雄首度立功

        魔獸世界 NGA : 文若驚鴻 ? 2020-08-19 15:37:43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文若驚鴻;原文地址:【點我查看】轉載請注明出處!

          感謝猴子提供的測試機會!感謝[@羅蘭·血月]給予的翻譯幫助!感謝群里電池大佬的團本路線圖!感謝[@萌丶漢丶紙]的錄像!

          上回書說到:

          噬淵行者發現了德納修斯大帝的陰謀,然而為時已晚,雷文德斯的主宰者已經將大量心能轉至噬淵。大帝圖窮匕見,叛軍也孤注一擲,決心推翻大帝,徹底結束他的暴政。

          雷納索爾王子同指控者、德萊文將軍,攜領十余位噬淵行者,一起殺將進去!

          反叛軍的主將,雷納索爾王子

          仁慈的王子首先發現了主宰者的陰謀。他召集了軍隊掀起叛亂,試圖阻止德納修斯,他的軍隊已經來到了納斯利亞堡,反叛就要成功了。

          石裔魔統帥,德萊文將軍

          曾經的石裔魔統帥如今棄暗投明。他曾經聽從德納修斯的命令,對晉升堡壘實施過破壞,但現在已經冰釋前嫌(可見于溫西爾盟約戰役)。

          驕傲收割者,指控者

          引領噬淵行者看到真相的收割者,嚴厲的表面隱藏著對靈魂的關切和責任感。

          一路殺至納斯利亞堡門口,所遇到的抵抗似乎比預料中的少了很多。

          德萊文將軍:攻破城堡大門也太過容易了。我們的前主人是在鼓動我們冒險深入他的大本營。 指控者:他知道時間對我們不利。每過一分一秒,典獄長的力量都會增強。必須制止心能繼續往噬淵流動。 雷納索爾王子:警戒起來,凡人們。德納修斯在這里占上風。他會窮盡計謀,來阻止我們。

          雷納索爾王子交給噬淵行者一份納斯利亞堡的地圖。

          嘯翼

          從昏暗的大廳踏入宏偉步道,四根石柱,分別站著四只石裔魔:哈爾基塔斯,卡拉梅恩,摩多瓦克,辛德雷爾。以及一只泥仆,泥腫。叛軍的隊伍來到時,他們撲常來竭力阻撓著前進的步伐。

          懸掛在天花板上暗中觀察,等待偷襲的那只最為兇惡和駭人的石裔魔,就是嘯翼。盲眼的嘯翼所肩負的使命就是守衛德納修斯大帝的宏偉廳堂。她通過聲音和氣味發現獵物的位置,如果有人擅闖宏偉步道,他們最后聽到的聲音就是這只怪物從天而降時發出的尖嘯。

          嘯翼是非常強大的怪物,會用刺耳的尖嘯傷害來犯之敵。她還能汲取鮮血進入充血狀態,追獵撕咬她的獵物。

          當然,取得勝利的還是噬淵行者和反叛軍,雷納索爾王子也來到門廳,部署下一步的戰略。

          獵手阿爾迪莫

          德萊文將軍指引出了一條通向殘忍獵手阿爾迪莫的通路。穿過大廳,走向城堡下層,見到了嗜血的獵手和他豢養的獵犬。

          德萊文將軍:狗舍里圈養著主宰者的獵犬。他們常年饑腸轆轆,只想品嘗生肉。 去了結殘忍的訓犬者,這樣才能向城堡的下層前進。

          德納修斯大帝很少會親自參加狩獵,但是阿爾迪莫依然努力確保當主人偶爾獵性大發時有最棒的猛獸可供驅使。三只野獸: 瑪爾茍,巴加斯特,以及赫庫提斯接受訓練的時間比有史以來任何野獸都長,每只都做好了準備,要將獵手的怒火傾瀉到他的敵人身上。

          獵手身邊是他的愛犬瑪爾茍,另外兩只關在籠子里,但也饑腸轆轆,渴望撕咬獵物。

          阿爾迪莫會派出他的三只獵犬各顯神通,同噬淵行者作戰。他自己也會用標記著名字的尋罪箭給出致命一擊。殘忍的獵手也心疼他的寵物伙伴,在獵犬倒下的時候,阿爾迪莫會大喊:

          寶貝!不!

          最終,反叛軍擊敗了他和他的獵犬們。

          指控者:這渣滓罪有應得。

          太陽之王的救贖

          從滿是獵犬氣味的地下走出來,向另一邊上層的傲氣囚牢前進,指控者了解德納修斯對于靈魂的處理方式,德納修斯用靈魂得到力量,鑄成武器。

          指控者:德納修斯把最強大的靈魂都藏在密室中。他用這些靈魂最黑暗的本能為自己提供力量,再鑄成武器對抗他的敵人。

          正在處理路上的溫西爾守衛時,突然聽到了一個分外熟悉的聲音!

          凱爾薩斯·逐日者:等我掙脫束縛,就讓你第一個烈火焚身! 高階折磨官達利索斯:憤怒是你最深重的罪孽,逐日者。我們會好好利用的。

          指控者帶領著噬淵行者,前來營救這個傲慢卻強大的靈魂。

          指控者:這家伙的驕傲和傲慢無與倫比。來吧,我們這就把德納修斯的寶貝搶走。

          納斯利亞堡犯下了許多邪惡的罪孽,他們折磨靈魂的目的不是為了救贖罪孽,而是強化罪孽。傲慢的王子凱爾薩斯承擔了其他人的罪孽,通過引導他的痛苦和仇恨,他成為了強大的武器。這危及到了他的靈魂,必須拯救他,不能讓他被用來作為傷害暗影界的武器。

          這個“德納修斯的寶貝”正是噬淵行者的艾澤拉斯老鄉,凱爾薩斯·逐日者王子,正在德納修斯的雕像手中被束縛著。

          這間囚牢中,也隨處可見靈魂扭曲的影子。

          戰斗當中,被灌注了黑暗意圖的凱爾薩斯會形成凱爾薩斯之影,手持烈焰之擊進行攻擊。源源不斷的德納修斯軍隊也會阻擾,但是同時,他們攜帶的精華之泉會成為治療凱爾薩斯的工具。

          擊敗了所有折磨官、魔怪、石裔魔和溫西爾以后,凱爾薩斯的力量得到恢復,他身上的束縛也解開了。指控者走上前來。

          指控者:凱爾薩斯·逐日者!你已經從德納修斯大帝的暴政手上解脫,但你的贖罪還未完成。跟我來,我會幫你贖清罪孽。 凱爾薩斯·逐日者:我已經厭倦成為別人的棋子了。你的“幫助”能讓我完成復仇嗎? 指控者:你還有很多要學。 雷納索爾王子:幫助這個靈魂,帶他走吧,指控者。

          (幫助凱爾薩斯贖罪的后續可見于溫西爾戰役,第六章節[https://bbs.nga.cn/read.php?tid=21494720)]

          技師賽·墨克斯

          反叛軍在熱火朝天地進攻,而有一位掮靈正在渾水摸魚,試圖接著城堡里的混亂搶劫德納修斯的私人收藏。

          技師賽·墨克斯:真有趣,守衛都被引開了。 這是德納修斯大帝歷經千萬個世紀,尋遍整個暗影界的私人珍藏。 可是我該怎么檢驗真偽呢?

          走過長長的走道,從左邊走上樓,德納修斯壯觀的私人收藏出現在眼前。

          并非所有納斯利亞堡的居民都忠于德納修斯大帝。有些人只是發現了良機,想借此大賺一筆。技師賽·墨克斯一直在與德納修斯合作,但他最關心的還是從交易中獲利,而要達成交易,就需要納斯利亞的入侵者的死亡。

          現在,賽·墨克斯想要拿反叛軍試刀了,而雷納索爾王子堅決不能讓他得到這些武器。

          技師賽·墨克斯:太好了!我正想拿這些圣物做活體實驗呢。 雷納索爾王子:那些掮靈十分貪婪,不能讓如此強大的武器落入其手!

          賽·墨克斯不斷地嘗試著他手中的武器,試圖用這些傳說中的圣物擊敗入侵者,好讓他的交易順利進行。德納修斯的私人收藏中,包括:

          幻影水晶,激活后悔釋放出即將消逝的靈魂,鎖定入侵者并控制他們。

          滅絕之根,激活根莖后會種下滅絕之種,種子會爆炸。

          湮滅邊緣,激活后逐漸增加的強度會吸引入侵者直到爆發。

          可惜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賽·墨克斯最終被亂刀砍死,難以實現他的交易了。

          雷納索爾王子:貪婪。的確是最為可憎的一種罪孽。

          饑餓的毀滅者

          前往宴會廳的門鎖著,因此只能另尋他路,從剛剛擊敗獵手的地下找到一條通路,從狗舍邊的下水道跳下去。左邊的鏡子可以回到主宰者前廳。

          兩位叛軍領袖提醒道:

          德萊文將軍:就是這里了,凡人。 指控者:接下來會危險重重,但是我們必須獲得那些心能貯藏。

          指控者和德萊文將軍也一起前來,毀滅者缺口中除了巨大的老鼠,還有無數吞噬者。

          其中最巨大的吞噬者之一,就是威脅著雷文德斯心能貯藏的饑餓的毀滅者。

          吞噬者們沉迷于收集所能找到的所有心能。心能干涸正在暗影界肆虐,最饑餓也是最危險的吞噬者能夠找到納斯利亞堡深處最龐大的心能貯藏,根本毫不意外。

          讓吞噬者都渴望無比的心能貯藏...正在源源不斷的流向噬淵。

          只有先打敗吞噬者,才能在確保心能安全的前提下阻止德納修斯。

          指控者:在它變得更強大之前,消滅這個生物!

          饑餓的毀滅者會噴發能量,在饑餓中吞食一切。然而它也不是噬淵行者的對手。

          德萊文將軍:做得好,凡人!心能貯藏就在前面!

          終于,離德納修斯私藏又貢獻給噬淵的心能接近了。

          伊涅瓦·暗脈女勛爵

          這位女勛爵的位置就在吞噬者上方。她也是熟面孔,指控者給噬淵行者昭示真相的時候,就是她和德納修斯的對話揭示了謊言。她主動請纓要攔住指控者,但是以失敗告終(可見于升級任務雷文德斯第三章)。她顯然也很記仇。

          伊涅瓦·暗脈女勛爵:指控者。你僥幸逃脫了我的追捕,現在又帶著這群凡人組成的烏合之眾回到了這座大廳。真可悲。

          心能滋潤著暗影界,而伊涅瓦·暗脈女勛爵想解開其中的奧秘。在德納修斯的領導下,她掌握了危險的秘密,可以用來對抗德納修斯的仇敵。她會把心能從任何納斯利亞的入侵者身上剝離,并用它來塑造一個黑暗的嶄新未來。

          她利用背后的強大心能貯藏作戰,同時會引發入侵者的罪孽,或者將他們的意識共享。如果時間足夠,她還會引發心能容器的爆炸,一舉消滅所有入侵者。

          無情的女勛爵對德納修斯大帝及其忠誠。在她倒下的時候,會呼喊主宰者:

          伊涅瓦·暗脈女勛爵:大帝......我......辜負了你......

          猩紅議會

          女勛爵被擊敗后,右側通往宴會廳的門也打開了。德萊文將軍打開了一條石裔使用的通路。

          德萊文將軍:石裔會獲準使用這些通路來滿足主宰者的需要。我親眼見過那些紙醉金迷的場合......

          三人來到長廊,俯瞰到廳中奢靡的景象,再和小鎮中缺乏心能的溫西爾一對比,不免震驚又憤怒。

          雷納索爾王子:真是駭人聽聞!城堡外的人民還在挨餓,他的死忠卻沉溺于酒池肉林。 指控者:他們在鶯歌燕舞,典獄長卻聚集起了大軍,意圖毀滅暗影界。這群蠢貨還相信德納修斯的謊言,真是罪有應得! 德萊文將軍:他們用大量珍貴的武器裝飾這些大廳。我們就從那些貴族手里把武器奪過來吧。 雷納索爾王子:來吧,凡人。雷文德斯那些傲慢的貴族擋在了我們和德納修斯之間,是時候徹底解決他們了。

          而廳中的猩紅議會,還在開舞會,秀恩愛。

          斯塔夫羅斯勛爵:感謝二位賞光。舞會沒有你們,肯定會失色不少。 芙萊達女男爵:不必謙虛,親愛的。只要美酒管夠,我的目光就永遠屬于你。 堡主尼克勞斯:這種樂子可真無聊。我還是喜歡拿劍在戰場上招呼敵人。 芙萊達女男爵:哦,別當掃興鬼。如果你乖乖的,我可以拿幾個侍從給你串著吃。

          說敵人,敵人到。開始戰斗之后,三位高高在上的貴族會來到舞池中,要打就去練舞室打。

          猩紅議會負責管理雷文德斯的宮廷的運轉。作為一個一絲不茍的軍事指揮官,堡主尼克勞斯具有無雙的意志力和堅不可摧的護甲。斯塔夫羅斯勛爵是位充滿紈绔氣息的花花公子,他負責宮廷的舞蹈事宜,但手上的雙刃卻鋒銳而無情。芙萊達女男爵會使用強大的心能魔法,不僅號令著泥仆侍者,也令整個宮廷都拜服于她的威嚴。

          背后玻璃上的雕花,玫瑰,寶劍,弄臣。

          不情愿的侍者會丟來佐餐點心,跳著鮮血華爾茲的溫西爾會從天而降,還有堡主的精銳來添亂。如果跳不對正確的舞步,丟人的舞者就會被勒令退出戰場。熱鬧的戰斗結束,最后的勝利者,依舊是叛軍和噬淵行者。

          擊敗猩紅議會后,雷納索爾王子忍不住感嘆。

          雷納索爾王子:看看他們!我的人民居然墮落至此,著實讓人心疼。

          這一通熱鬧的戰斗終于引起了城堡的主人,德納修斯大帝的注意。

          德納修斯大帝:雷納索爾,我給你上了這么多課,你還是擺不正自己的位置。哼,我太失望了。 雷納索爾王子:但你把我教的很好,讓我解決了你的好些手下,“主宰者”。 德納修斯大帝:的確,你這一路留下了不少爛攤子。要是你這么喜歡打打鬧鬧,我的這位朋友應該很樂意為你效勞。

          宏偉步道傳來巨大的響聲,似乎有個巨人在吼叫。

          泥拳:誰在這兒鬧騰?! 誰都別想打擾主人! 德納修斯大帝:沒錯。那就交給你了。

          泥拳守衛著通向上層的鏡子,石裔軍團的干將們和德納修斯大帝都在城堡上層。要是像徹底打倒主宰者,看來必須擊敗泥拳才行。

          噬淵行者和反叛軍能否擊敗泥拳?主宰者隕落的真相又是什么?

          欲知后事如何,

          且聽下回分解!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